最新文章

SAMSUNG 首间数位影像旗舰店  旗下商品任君体验
南向是跨文化好的开始 但想深根需学当地语言
7000名牌鞋一下雨「原形毕露」...正妹傻眼脱鞋还穿着一双
如果专柜买个要价7000多块的鞋子,下雨天「原形毕露」大概会欲哭无泪...中国就有一位庄姓女子,去年
主页 > T家生活 >《食物是最好的医药》:肥胖者可分为两大类,而减轻体重只有两种 >
《食物是最好的医药》:肥胖者可分为两大类,而减轻体重只有两种
浏览量:857    点赞:517    发布时间:2020-06-11    点击: 250次
想瘦的胖子和想胖的瘦子

社会上有两种人很可怜:想瘦的胖子和想胖的瘦子。很多书籍是针对肥胖治疗的,但只有少数能成功地摆脱这种病症。每位医师都会告诉你与硕大体型作战的悲哀,但毫无问题地,我们可以说,那古老而可恶的食慾,其法力仍然高于医师的警告及药物实验室配製的无痛苦减肥药品。

在全美各地最流行的话题是节食,虽然少数人能长期地减轻体重,民众被再三警告,肥胖是国民最严重的健康问题,但医师仍然觉得这病比其他的病都难以治疗。我们的社会风气加深了这个困难:包括各种社交场合提供高卡路里的花生、洋芋片、乾酪及酒类饮料;还有咖啡时间的甜甜圈及糖果,和整天人手一杯的多糖饮料。

有时病患常会有一阵子体重减轻,但不久又重蹈覆辙,使身体回复原形。饮食过度后重了十磅便开始节食,到重量减轻时又开戒了。如此循环不息地绕圈子,其危险性比保持过重还大。如今已证明这种拉锯式的情况可能是引起高血压和损害血管的原因之一。

如果需要规範饮食,那应该是终生式的。如果你计划减肥,便应肯定自己确能奉行不渝。

考虑到数量庞大的各种书本、杂誌及报纸文章都不能使众多的肥胖者有欣慰的效果,我对这问题的研究也有点踌躇。但我对肥胖的发现与被普遍接受和方便医师的方法不同,他们的方法是将印有低热量食物的本子交给那些有意节食的病患;对体重过轻者,我的治疗方法也不是荒谬地叫他们多吃丰富的甜点或澱粉食物。

只有两种减肥法

肥胖者可分为两大类,第一类是法尔斯塔夫型(Falstaffian,莎翁笔下最着名的喜剧人物)、欢乐而矮胖的肾上腺类型者,他们都是快乐、喜爱食物且不会因体形圆硕而感到不便的人。第二类是担心肥胖危害健康以及外表的人,他们非常焦急地找寻最轻易的灭肥方法,轻视那些急遽减少热量的困难方法,永远是在找寻一些万灵药如食物、药丸、油、威化饼乾、醋等替他做减肥的工作。

我认为减轻体重只有两种方法:

    全面禁食,完全没有食物入口,只可随意喝水。基于病患所需的特别膳食。

报纸及杂誌已在强调全面禁食对减肥的功效,好像这是一项新发现的治疗方法,但这并不是什幺新发现。在《新约》和《旧约》中提过74次,希波克拉底也用过。这些年来,它曾广泛应用,然后再被遗忘。马克・吐温(Mark Twain)在一篇文章中承认,他只因为告诉生病的友人做「禁食48小时」的方法,便得到了医师的美誉。如今,部份医界人士再度推荐那些对常法无效的人,可在医院控制下禁食,结果是体重戏剧性而有效地消失了。但是全面禁食常常是危险的减肥方法,除非病患是在医院中,在全然明白禁食技巧的医师指导下才可施行。如果乏人指导,绝不能尝试超过两天的自行禁食。

危险的所在是:当肥胖者开始禁食时,要知道他的过重是正常的脂肪还是有毒的胀大形态,这是非常重要的。

在第一类情形,以蒸馏水来禁食是可以忍受的,而且很有益处;当病患燃烧他那过量的肪脂做为营养时,体重便因而大减。刚开始大约每日会减少2.5磅,而后也许每日减轻1磅。在开始一两天内多会感到有点饑饿,其后这慾望便消失了。我认识一些病患在完全禁食十天后减轻了25磅,这戏剧性的结果在无痛苦的方式下获得了。对那些用限制热量法而不收效的慢性过重者(顽固性肥胖),是很大的帮助。

第二类,是有毒的胀大情况,禁食会埋下一个急性的毒发危机,而对病患有无限的损害,甚至导致死亡。

禁食期间,肝脏只是担任排除作用的器官,部份废物排入消化道中,这些有毒的胆汁经再吸收后,便在禁食期间大肆搞破坏。尤其当病患的肥胖乃因有害的胀大而来,这个「排泄的危机」伴同腹泻、呕吐、疲倦及严重的脱水经常可见。

所有这些都表示禁食并不是可儿戏的医学玩具,儘管它是那样的使人着迷。禁食治疗法需要小心的照顾,虽然对有其他併发症的肥胖者的功效很大,但是全面禁食不可任意用于对限制热量有反应的自我放纵者身上。而对顽固肥胖症患者,我们要考虑他们是经年累月才有如今的不正常状况,而不是一朝一夕得来的,因此,最安全的方法是以重複而为时短暂的禁食慢慢地排除而解毒。禁食也不会施加过度的压力给破损、脆弱的器官,但禁食者多会感到虚弱,应卧床休息或减少运动。

57名受我控制的全面禁食病患中,有一位是过重的医师,他说:「这是使我减重持久的好方法,而其他计划对我都无效了。禁食之后,我再设计一份可以享用的长远计划,每天只吃所需要的食物。」

醋:减肥舞台上的假好人

医治肥胖的方法就像女帽的式样一般多变。1888年梳士巴利医师所写的《营养与疾病的关係》(The Relation of Alimentation and Disease)一书,的确吸引了不少人。他也是将肥胖与吃糖及澱粉食物一起考虑的早期研究者之一;他用改正膳食来治疗病患,提供包括肉类、蔬菜和水果的一个很现代化的节食菜单。凭着它,他除了成功地治癒肥胖症外,还治癒了一大堆毛病,如关节炎及肺病等。他认为:澱粉发酵后成为醋(醋酸,acetic acid),他只要给予病患醋,便可以重複显示那些因摄取大量澱粉后而有的各种恼人的病徵。

醋对人体的害处是有使磷从身体排出的趋势,且刺激甲状腺。在磷含量渐低时,肾上腺功能也同时减低,因为磷是肾上腺分泌物中的活跃成份之一。梳士巴利发觉在他用含醋膳食作实验的第九天,有各种不同程度的厌烦而危险的病徵出现,迫使他终止这个实验。这些病徵包括头痛、喉咙充血、黏液性痰、心脏疼痛、酸性汗水、间歇性发热、发寒战及脉搏速度加快等。病患的体重是减轻了,却是甲状腺机能亢进及肾上腺机能过低的结果。

溯自数十年前,年轻妇女已流行用醋保持苗条的身段,但由很多病例证明这连锁反应是会引起结核病的。醋酸被血清中的磷化卵磷脂(phospho lecithins)所中和,生成有毒的醋(ester),形成肺的结节(tubercles)。细菌食用并分解这种结节,但细菌不会引起肺结核,它只是清道夫。醋是身体的废物,有时可在尿液中测出;小量的时候它便有刺激性,在因摄取大量澱粉而成毒血症时,它更具有与柠檬汁一样的中和效果,但它不可用以减肥。

继梳士巴利医师之后的是贺瑞斯・弗莱彻(Horace Fletcher),他认为如果你将每口食物都咀嚼到可以不自觉地滑下喉咙时,不只会有所得益,更可以减轻体重——因你少吃了一点。大多数人进食都吃得太快,如果他们能吃得较为慢些,将会感到更为满足。

全肉类膳食的兴起

其后有一群医师,包括着名的布雷克・唐纳生(Blake F. Donaldson)等,宣告全肉类膳食不会引起肥胖症及很多其他疾病。但唐纳生医师的高蛋白质膳食不能成功的原因(根据我的调查)是,他不知道有些人的肝脏可能会被过量蛋白质毒害而形成蛋白质伤害。我相信他同时也不知道脂肪伤害会形成有毒脂肪酸,而引起癣、疔及其他皮肤病。全蛋白质或高量蛋白质食物无疑可以快速减轻体重,但亦会留下别种毛病,所以我不赞成。

有的病患吃大量的肉,而来找我是为了要减重,或只是因为他喜欢吃肉;我不会立刻叫他们停止吃肉,因为他们会不适应而立刻崩溃。他们依赖这类膳食的高度酸性过活,那是他们的主要支柱。当我有病患是被这种食物饱和时,要把它从膳食中除去便需特别小心。对蛋白质过量的病患,在前半年内,通常我根本不理会他们膳食中的蛋白质,只试着增加蔬菜和菜汤,并观察有什幺变化以后,才开始除去肉类。

虽然我不能同意唐纳生医师的全肉类膳食,我仍衷心同意他对麸胺酸钠或麸胺酸钾(monopotassium glutamate)的批评。它是一种调味品,有不同的商业名称。在 《强健医学》(Strong Medicine)——书中,唐纳生医师写道:

我亦曾观察到味精除了刺激味蕾而改变味觉外,也刺激甲状腺并加速心跳。这样的确有使病患体重减轻的趋向,就像对甲状腺抽取物的效果一样。

以减少食物做为减轻体重的方法是从来不受欢迎的。很多人养成终生习惯,对某种食物上了瘾;除非吃饱了,否则就感到不适。于是只好让他们吃足够的量,而后于膳食中再加入某种东西以干扰养份的吸收,这样也可以做为阻遏肥胖的方法。

油治疗法

数十年前,伦敦盖氏医院(Guy’s Hospital)着名的外科专科医师亚伯斯诺特・蓝(W. Arbuthnot Lane)爵士对慢性胃肠中毒及便祕很感兴趣,他尝试找寻一种轻微的、无刺激性的轻泻剂。经试用各种油类后,最后决定用液态石蜡脂(petrolatum,凡士林,一种矿物油)。我发觉病患用过后多会减轻体重。自从在膳食中加入各种油类后,很多肥胖者都得到治疗,但因为其中很多种油对肠壁黏膜有化学刺激,因此只有中性、无刺激性的油类可资使用。

今日蓝爵士的功劳已被遗忘,但有新的油治疗法曾被广泛地用以做为减重的方法。但饮用大量油类是会发生危险的。任何认为卡路里没有作用的食谱设计都是非科学化的,因为卡路里确实是有作用的。风行一时的「好莱坞十八天食谱」或米食法、威化饼乾、药丸、胶囊、减少食慾的药丸和减肥的零嘴都是同样危险的。那些合成或配对的膳食——带骨肉块和凤梨、葡萄柚和黑咖啡、香蕉和脱脂奶——不仅不易平衡且又单调;最有害的是葡萄柚和黑咖啡,因为葡萄柚的高度酸性会使钠由肝外逸,我曾见葡萄柚膳食损坏了所有的牙齿,被愚昧的女性长期採用后,它便会把所有的钙排出体外。

相关书摘 ►《食物是最好的医药》:古人尊崇肝脏是灵魂中心,在今日医学界却莫名受到忽视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食物是最好的医药(三版)》,远流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亨利.毕勒医师(Henry G. Bieler, M.D.)
译者:梁惠明

要赢回健康,得靠自我实践!

自然医学先锋之作中文版销售20万册,亚马逊书店健康类畅销经典癌症关怀基金会董事长 陈月卿感心推荐

Food Is Your Best Medicine

身为执业五十余年的医师,在导致和治疗疾病方面我获得了三个基本的结论。本书就是关于这些结论。

第一个结论是:细菌不是主要的致病源。我更倾向于相信疾病是源于毒血症(toxemia),是它引发了细胞损伤和崩溃,进而为细菌激增和猛袭铺好路。

我的第二个结论是:几乎所有的个案都显示只以药品为病患做治疗是有害的。药品经常引发严重的副作用,有时甚至导致新的疾病。

藉由恰当的使用正确的食物可以治癒疾病,是我的第三个结论。这种听起来简单到好像骗人的治疗方式,却是我在非常深入的研究一个高度複杂的主题——胶体及内分泌化学——之后千辛万苦取得的。

我的结论建筑在多年来成功的治疗病患所蒐集到的实验和观察结果的基础上。在某些紧急状态下,我会偶一为之的求助于药物,但这种情况非常少见;相反的,我会思考如何运用存在于大自然中任我们取用的解药,为我的病患开处方。

本书处理的议题,正是我心目中最好的食物和最好的医药。——摘自内文

《食物是最好的医药》:肥胖者可分为两大类,而减轻体重只有两种Photo Credit: 远流出版
上一篇: 下一篇: